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闽中林木的博客

深山不见林

 
 
 

日志

 
 

【转载】雪阳山水诗选十首  

2014-11-09 08:50:2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外文学讲坛《雪阳山水诗选十首》

雪阳山水诗选十首

 

 

 

另一种生活

 

我的后院里生活着一群蚯蚓

我猜不透它们隐密的生活

我们一直无缘交谈

它们对异乡人并不好奇       

 

在无人来访的黄昏里

我寻找过它们的声音

没有具体的内容

它们从不相互指责

对于石头压着的生活

很少提及       

 

越是坏天气它们越沉着

不像我那样不安地遥望远方

远方能有什么

对于蚯蚓                       

远方不过是另一些蚯蚓

 

蚯蚓的头和脚很相似

因此  上下  方位

也就无关紧要

头和脚在同一个地平线上                        

它们可能浑身都是思想

 

生命的精华

也许是某些柔软的成份       

傲骨贱骨

最终都叫做骷髅

       

蚯蚓没有骨头

连软骨也没有

蚯蚓的骨气不是我们能懂的

     

1996·英伦

 

雾中的世界

      

 

雾中的世界  像遥远的故乡

虽然模模糊糊一切都还在那里

 

雾不是水不是雪不是露不是云不是冰

水映照一切雪覆盖一切露哭泣一切云拒绝一切冰冷漠一切

雾是另一种天性流露  像远逝的童年恍恍惚惚

 

你映照过一切吗覆盖过一切吗哭泣过一切吗

拒绝过一切吗冷漠过一切吗

啊你没有  远行的人呵

在雾之外你太小你始终离不开自己

 

    

 

太阳在雾中像一盏浮标灯

和你一样孤零丁地醒着

看你所看不清的世界

一个年迈的诗人宣布:世界就是雾中的这个样子

可是在雾中世界即使是另一个样子

还是谁也看不清楚

 

在一个破碎的黎明之后

世界还会如此朦胧吗

你是谁你从何方来你为谁哭泣

你愿把自己融化在雾里吗

 

           

 

爱在全部的劫难之后

 

一次永恒的雾一次童心的漫游一次时光的渗透

你不再是你世界不再是世界

你在雾中成长你成为雾像雾一样弥漫

啊是弥漫

不是冷漠不是拒绝不是映照不是覆盖不是哭泣

简单而神秘的弥漫像望也望不穿的童年

你弥漫什么什么就成为你在雾中创造的净土

       

在弥漫一切的时候想起了你

曾经是水是雪是露是云是冰曾经

映照过一切覆盖过一切哭泣过一切拒绝过一切冷漠过一切

童年、面孔、名字和本来望而生畏的世界

都在你没有边际的弥漫中弥漫着…… 

 

    1997.1 于雾中的英格兰

 

河流上的萤火虫
 
我们  一群没有籍贯的萤火虫
飞行在悲剧的河流上
水上逃命的我们
水下闪烁的灵魂
隔着河水游动
身体与灵魂的距离
一半是水一半是虚空
 
夏夜比我们想象的更光彩
但也更冷
这是否又是一个巧合?
眼睛以二比一
胜过了心
夏天与冬天遥遥相对
为什么与我们无缘的雪
比水更能引诱我们?
 
我们短暂的一生
是以什么方式开始的?
开始的方式  开始的时间
是否应该由虚空来说明?
 
在森林的边缘
孩子们四处捕捉我们
真的只为这平凡的微光闪烁吗?
未成年的人啊
有多少悲剧不能避免
为什么我们微弱的光明
反而成了我们的陷阱?
 
水把一个世界变成两个
微光的每一度闪现
都是我们短暂的觉醒
灵魂开始的方式
除了在水上燃烧

没有别的捷径更能靠近

 

 

多少世纪

 

 

        回首又一个世纪不堪回首

        是泪纷纷是雨纷纷是血纷纷?

        回头哪里是岸一派朦朦胧胧

        泪也纷纷雨也纷纷血也纷纷……

        多少不该发生的灾难都已经发生

        多少可以避免的不幸却重复降临

        多少黄金岁月的梦一一成为泡影

        多少如期而至的幸福却留下伤痕

 

        多少正直的人承受了屈辱的命运

        多少无耻的人却顶着新奇的光荣

        多少小丑跳出了人类的新记录

        多少冤魂在新世纪的门前游动

 

        多少谎言曾经飘满天空

        多少废话像春季的花朵流行

        多少心里话在心里腐烂了

        多少真理累死了传递真理的人

 

        多少次激动人心原来是误会

        多少场轰轰烈烈原来是恶梦

        多少种敌人在金钱里隐姓埋名

        多少条出路在昏暗中悄悄失踪

 

        多少纯正的爱成了爱的陷阱

        多少受害者也曾经同样害人

        多少江河水无望地流进大海

        多少无根的云默默地寻找虚空

 

        回首多少个世纪不堪回首

        是泪纷纷是雨纷纷是血纷纷?

        回头哪里是岸一派朦朦胧胧

        泪也纷纷雨也纷纷血也纷纷……

 

 

 

    祝福是一盏越点越亮的灯

    祝福是一条越走越长的路

    祝福是一句越说越轻的话

祝福是一坛越酿越香的酒

   

    一盏灯能照亮千万个人

    一条路能通往千万颗心

    一句轻轻的话还没有说出口

    一杯祝福的美酒已醉在心头

   

    祝福是长夜里永恒的星斗

    祝福是春光中汇聚的晨露

    祝福是沧海上自由的元素

祝福是大地上慷慨的丰收

   

    祝福是游子床前不变的月光

    祝福是赤子心头突然的颤抖

    祝福是老母亲无言的叮嘱

    祝福是新生儿响亮的啼哭

 

    祝福是老百姓默默的期许

    祝福是领导者亲切的风度

    祝福是每个小家庭守卫的温馨

    祝福是民族大家庭创新的洪流

 

    祝福是一个不屈不挠的开始

    祝福是一个心甘情愿的结束

    祝福是五千年文明的春风

    吹撒九万里簇新的甘露······

     

           2003年10月于悉尼

 

明日课诵


我向你们保证
从今以后做一个老实人
任别人把废话说完
我也要将实事完成
返回家园正是夜深人静
我要在故乡的大树下开会
一直开到黎明
一层一层围绕着我的乡亲
找回曾经久违的笑声

我要把祖传的石头分给众人
生儿育女耽误了你们一生
我在每一条路上铺满石头
我的石头就是我的黄金
从明天起也将是你们的梦
我要一个一个地命名
我的每一个乡亲
在时光的出口处
我等待你们最后的成功
在家园我要发出广泛的邀请
被物质一次次欺骗的人
被迫改头换面的人
所有暂时的人
被拒绝的人傲慢的人
仇人恩人善男子善女人
请睁开你们对称的眼睛
看穿所有过眼的烟云

和它们始终不变的背景

一切都是光明
一切都是平等
让我们感谢所有的仇人
那些隐姓埋名的父亲和母亲
让我们铭记所有的恩人
这些临时公布的姐妹和弟兄
我向你们保证
只要老老实实地饶恕星空
故园的宫殿将在明天建成

 

我居住的地方

      

   

我居住的地方

四面是无边的大墙

每一面墙上都有大地和海

没有灯  没有门  没有窗

光明是我自己点燃

我自己

黑暗是我从小习惯的冥想

 

我动的时候

墙上的海水从四方呼应

潮汐是我呼吸的喧响

我静的时候

四面的青山静静的望着我

它们望尘莫及

我内部黑暗的光

 

东方群山的中心是我童年的故乡

南方沧海的尽头

是我少年的牧场

我在西方找到遗失的世界

北方千年不化的冰雪

覆盖着情欲的太阳

 

四面无边的大墙

江山万里任自然

风吹草动见牛羊

那是我俗世的生活

我居住的地方

没有底  没有顶

才是生活的真相

没有底  我站在天空上

没有顶  一切都是俯瞰

 

岁末的交谈

                             

 

在一千种长夜之后回到东方

停电的下午

我陷入一种蓝色的想象

人往高处走,时间

是水,只能向下流淌

哦,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熄灭的光

一切的不幸

因为瞄准了相反的方向

 

误入歧途的生涯

把我带回缺水的山上

哦,多少雪,多少逃不脱的未来

我绝望地爱着你们

一群群在秋天突围的庄稼

面对已成定局的死亡

没有自己的主张

 

远离东方,我歌唱过

一切与东方有关的辉煌

哦,这么多剪刀,这么多盆景的东方

所有复杂的生活

只有一个简单的答案

岁月什么也留不下

喉咙里坚固的岩石上

只留下这些语言的暗伤

 

       2001.12.29. 江南


 

澳大利亚 (节选)     

            

 

序曲

 

澳大利亚

一个古老的父亲

他旷野的激情

在两个大洋之间沸腾

 

澳大利亚

一个年青的母亲

她诱人的上半身     

是阳光抚摸的天空

 

诗人

 

晨光中盛开的彩虹

迎接归来的东方诗人

机场伸进颤动的海水

像一把放大的钥匙

落进蓝色熔炉中

 

可是,我们每个人

都成了打不开的锁

世界这把万能钥匙

到底有什么过错

 

波音747在缓慢地滑动

巨大的雄性突然昂首

笔直地向天空挺进

那种优美、果敢与强劲

惊醒了一个克制的男人

 

搬 家

 

诗人们齐心协力

在同题诗中搬家

酒力缓缓催动

本性的和光同尘

由乡愁押韵

犹如莲花不著水

又若日月不住空

 

汉字是熟悉的老汉

字母是陌生的慈母

多元文化的旋风

翻动着一整版

效力宏大的广告

抒情的方块字

属于小件搬运

 

图 腾

 

和天一起生一个孩子

生命是星星

开向天国的窗口

和地一起生一个孩子

生命是墓碑

通往地府的门

 

冷漠的树熊

沉睡在历史的月夜

谦卑的袋鼠

预支了未来的怜悯

 

我仔细聆听着

一个像父亲一样

赤裸上身的男人

把一段挖空心思的树

吹响了文明的贫困

 

羊 群

 

一个国家

骑在羊背上

走进宽阔的羊肠小道

与生俱来的矛盾

随风而逝的疑问

牧羊人  牧羊犬 

陷在国家的羊肠小道上

 

一个牧羊人无法抗拒

在梦中缓缓地滑向羊群

看一群放弃皮毛的羊

都变换成自己的面孔

面对日与夜两难的处境

如何接受一只犬的邀请

在人与羊之间

快乐地安身立命

 

风华正茂的牧人

风吹草动的羊群

在旷野的舞台上

继续祖传的相声

 

南 方

 

对于以梦为生的诗人

南方也许是最后一场

很多人乘着潮水而来

抵达无眠的夜晚

深不可测的南方啊

人生无边无际的苦海

应该有一个怎样的岸

 

海水中燃烧的大堡礁

以一颗自然的心脏

宣告单纯的答案

结束苦心经营的生涯

成为真正坦然的南方人

必须把苦心留在海上

 

2003年初夏初稿

2007年正月改定


 

 

中华三老

    

      轩辕老人

 

也可能是神农

也可以是尧舜

一棵苍天大树的根

一条万里江河的本

子孙最佳的视力

也只能望见其背影

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

投射在太阳的光轮中

一个,演变成一群

从运转乾坤的伏羲

到遏制洪水的大禹

肩并肩托起星辰

他们遥远的呼吸

偶尔化成春天的微风

吹醒华夏的复苏之门

而东方文明的开篇词

常常是春雷滚滚……

 

 

   老子

 

别人骑马你骑牛

一种智慧的慢

骑着温厚的水牛

北斗在前南华在后

一个如水的老人

不得已隐姓埋名

和孩子们比邻而居

沉默寡言去奢去泰

弱其志,强其骨

 

天空的倒影在水底

清风的微笑在水面

名可,名非

恍兮,惚兮

千年一回顾

天地之间有几件壮举

能经得起无为的皮鞭

轻轻地一抽

 

 

      老夫子

 

别再提大成至圣的名头

虚名,夫子本无求

生来,乐山胜于乐水

战战兢兢为五常奔走

忙里偷闲写一段春秋

山欲静而水不休

退一步,乘桴浮于海

海阔天空,道不同德不孤

 

里仁为美,天书的目录上

一个三十而立的君子

需要向后再退几步

到了四十不惑的时候

天上的那一横刚刚写出

以五十而知天命的脚步

地上的这一横才描清楚

天地之间,知耻者近乎

勇,才能退回故乡

那一片洁白的慎独

 

 
瞄准
——给等等十五岁生日


孩子,前面就是海水了
浪花,那穿透未来的鲜花
再一次瞄准我三千年的微笑

我已放下诗篇的屠刀
那在黑暗中闪光的刀锋
曾劈开又苦又涩的波涛
在没有退路的沧海上
保持幻想中后退的逍遥

飘落了十五年的雪花
在风的高度与炊烟相遇
冷暖自知的风
从来没有融化等待的徒劳

像镜子一样遗忘
不断长大的荒芜
用头颅瞄准一切的可能性
将点亮布满夜空的祈祷


      2008.1.15于悉尼南吾斋
 
(雪阳简介:澳洲《酒井园》诗社社长,诗刊总编辑;原名杨善林, 1962年生于安徽怀宁;1982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获学士学位,1985年获中国科学院理学硕士学位;曾旅居英伦十年,1993年获利物浦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从事考古磁学研究;

1999年移居澳洲,从事人文教育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的综合研究,与璇子一起

建立了“K方城”圆成教育原理,创立教育咨询及教育研究所;已出版文集专著

《共享天伦》与《素质教育的误区》等5部,诗集《另一种生活》等3部,与冰夫一同主编酒井园五年诗选《酿造季节》。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