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闽中林木的博客

深山不见林

 
 
 

日志

 
 

试译主谓宾 by 詹姆斯·理查森  

2014-12-26 11:50:18|  分类: 英诗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自我,不是
个人独特经历的总和,
容我说,不过是
一个说话的人,
一个汽车旅馆的房间,
是你的,直到--
确切地说,句子结束。
其实语言,
并不认为我重要,
即使是
伟大的的言论---
比如我来
我看见我征服---
强调的是其它音节。
哦,这是个技术问题
无疑,对
离得如此之远的
处,哭,吾押韵
比补好
天空臭氧层漏洞
还难。
但最可怕的是不懈的坚持---
我、我、我---
某人气喘吁吁地爬坡,
脸红得像停车标志牌,
被医生吓坏了
或某个他她它
在镜子里显得惊讶。

(lie,cry, I,和tight,sky还是押韵的,很难译。)发表于2007--12--3 纽约客
(闽中林木译)
  
SUBJECT,VERB, OBJECT    [美] James Richardson

I is not ego, not the sum
of your unique experiences,
just, democratically,
whoever’s talking,
a kind of motel room,
yours till the end—
that is, of the sentence.
The language, actually,
doesn’t think I’s important,
stressing, even in
grandiose utterances—
e.g.,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the other syllables.
Oh, it’s a technical problem,
sure, the rhyme
on so-so-open
lie, cry, I
harder to stitch tight
than the ozone
hole in the sky.
But worst is its plodding insistence—
I, I, I
somebody huffing uphill,
face red as a stop sign,
scared by a doctor
or some He She It
surprised in the mirror.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