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闽中林木的博客

深山不见林

 
 
 

日志

 
 

【原创】在火车站或坟场之前  

2017-05-22 21:13: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火车上他胸口堵得慌,有很强的压迫感,便中途下车。他坐在板凳上,黑夜里的清新空气,慢慢驱走了他胸中的抑闷。他起身,在站台上徘徊,他抽出一根烟,点着,猛吸一口,一连咳嗽几声。医生说他早就该戒烟,现在更不能再抽了,但他觉得已无所谓。

咳嗽、胸口隐痛、气闷的感觉已持续了几年,后来还有些低烧,他一直没往心里去。有一次一个朋友说他的声音怎么变了,他也没在意。那天下班後他和一个朋友去打球,来澳後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体育活动,回到家里他感到极度不适,咳出血来。第二天去看医生。医生对他的身体作了认真检查,并详细询问了他家人和家庭的病史,然後叫他去验血和拍胸部X光。

结果出来后,发觉有阴影,便推荐他去看专科医生,做了CT检查。三天前专科医生对他说对不起,我要告诉你不幸的消息,你得了肺癌,到了晚期,已经转移,希望你不要太悲哀,你应该勇敢面对现实走完人生的旅程。他只觉得双腿发软眼前发黑,但他并没有倒下。医生又提到已经不能做手术,放疗化疗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等等,他记不清了。他也记不清当时是怎样回家的。

来澳後有三个月时间他找不到工作,之後,时来运转,他一天做两份工,有时甚至三份。为了偿还出国时借的巨债为了早日回国和亲人团聚,他没日没夜地打工,打工。每天,他都在作超负荷运转。他紧张地工作,时常感到精疲力竭,但他并不在意。

他曾是一个耽於幻想的人,在浪漫的年龄也浪漫过。他在大学里念文科,和许多同学一样,也熟衷於学习西方的各种理论,从弗洛伊德到马斯洛,从尼采到沙特,但狂热过後他便平静下来。他的结论是,生活是很实在的东西,不能在一大堆理论的迷宫里兜圈子。

大学毕业後他去一所学校当教师。当他经人介绍认识小敏,觉得她人不错,来往不到半年便结婚了。他们的恋爱没有鼋影里那种回肠荡气的故事,他们甚至没有在花前月下散步,他只约她去听过一次音乐会,看过两场雹影。朋友说你这么容易就把老婆弄到手真是便宜了你。婚後他们相亲相爱,和和睦睦。   

抵澳以来,他对妻子的眷恋之情愈来愈深。每天回到住处,身心俱惫,他多希望能吃上一顿妻子做的可口饭菜,多想闻她体内散发的醉人幽香,多想和她耳鬓厮磨,说些悄悄话语,亲吻细嫩的颈项,爱抚色泽柔和的乳房。每晚,妻子的形象从梦中走来,她的神韵,她的香唇,她的低语,她的温存。

他坐到一张板凳上,抖掉烟灰,又猛吸了一口,然后又是一阵咳嗽。车站正面能看到坟场。刚到澳洲时,他曾在附近住过一段日子,但找到工之後便搬走了。因为一看见墓碑,他便想到死亡,他常在夜里做恶梦,他对死亡特别敏感。但生活就是这样,你越想逃避,越是逃避不了,便越早地陷入魔圈。

是的,他就要走了,走出小敏的生活,走出父母的生活,走出这个世界,走到另一个未知的空间。他还年轻,就这样匆匆离去,这世界多么残忍。他和妻子的爱巢才刚刚搭起,他们刚买了一套公寓,他们还商定等他回去後就造出个小宝宝。假如提前两年回去,或许就能提早查出来,有时间治疗,可以多活十年二十年。那时小敏不是一直催他回去?但当时他鬼迷心窍,他想再坚持一年半载,多挣点钱,结果就碰上给四年临居,一晃又是两年。

烟头烫痛了他的手指,他把烟头扔掉。他注意到坟地里有微弱的灯火在闪动。这麽晚了难道还有人上坟场,是热恋中的情人刚刚病故,而成为孤夜里的守坟人?

此时他心里已不再烦乱,这三天极度的悲哀之后,他已平静下来。他又点着一根烟。他的烟瘾一直很大。他知道吸烟不好,但他无法控制。

他要走了。其实什么都要死去,连地球、太阳也有毁灭的一天。人总是要走的,人生的起点也是走向坟墓的起点,每个人每天都在向死亡逼近,也许大多数人没有这种自觉,或者把它当作一件很遥远的事。他只是比同代人先走一步,仅仅如此而已。生活中别人体验过的他也体验过,有过痛苦、幸福、失望、希望、悲哀,生活中的甜酸苦辣咸他都尝过,生命的延续只是重复这些感觉,三十四年的人生旅程中难道不是有过很多重复了吗这种临近死亡的感受,使他俨然变成了一个哲学家。

是的,此时离去已没有什麽可遗憾的。而且人各有命,你只能接受命运。澳洲人就知道怎么乐观地接受命运。同事桑姆动了肾癌手术,过了两周就来上班,讲话还有说有笑,他说他做了一次剖腹产,取出一个儿子。澳洲人对什么事都看得开,他们住在公墓边就象住在公园边一样。

是的,没有什麽可遗憾的。只是这几天他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该去哪里,该做什么。他没有告诉小敏,没有告诉家人,没有告诉朋友,一个人承受着。他不知道要不要回去,回去会给家人添加很多负担,最终他将躺在床上,要别人伺候吃饭,洗澡,大小便等等。他不但要忍受疼痛的折磨,他的病痛也将折磨着家人,而且给家里经济造成极大负担,这一切只是为了延续一小段生命,结局是无法改变的。一想到这些他就心灰意冷。也许他要在这里了断吧。不过在了断之前,他该把剩下的钱寄回去。

这时他又想起那个梦。在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后,今天中午他迷糊了一会儿,那个梦又来侵扰着他。黑洞,生命的黑洞,深不可测,可以膨胀收缩,带有异国情调。他明知是个陷井,还往里跳,他要在陷井里做个英雄或狗雄。两座大山向你压来,山上有郁金香,有啤酒味……他恨自己,这种时候怎么还会做这种梦。但他再想想,梦是无法控制的,而且其实什么都无所谓了。

来澳後,他没有象周围的朋友那样,去开阔眼界,体验生活。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一个朋友的再三怂恿下,去看成人电影及表演。那震惊,不安,骚动,亢奋无法用言语表达。结婚已两年,还不知造爱可以如此花样百出。尤其是LIVE SHOW,洋妞修长的大腿,丰满的乳房,浑圆的臀部所组成的黄色诱惑是多么巨大啊他坐在角落里,感到无数双纤细的白手向他伸来,要把他拖入黑暗的深渊。彩灯发出淫邪的光芒,他的眼睛闪着原始狂野的欲望。屁股、乳房、灯光、音响、裂纹、黑洞。挣脱规矩,砸烂枷锁,撕破谎言,去享受痛苦,落入陷井,在裂蚊中挣扎。只有这样的生活才是充实的生活,丰富的生活,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是无憾的人生。他多想堕落,多想坠入黑洞,隧入地狱,在熊熊烈火中发出撕心的哀嚎,那巳经淡忘了的飘到记忆的荒野中的哀嚎。他多想和恶魔一起酣饮,和群鬼一起狂舞。他要在地狱里获得一次新生。

但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他拉了回来。

回到家里他感到疲惫不堪,想不到那欲望竟是如此耗人精力。他征服了自己,在地狱的门口战胜了欲望和死亡。他感到庆幸,更为那愚蠢的骚动而愧疚,觉得对不起妻子,以後再也不敢涉足那种场所,他清楚,他并非是一个雷打不动的汉子。

从那以後,有关黑洞的恶梦有时就会在他梦里出现。他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开始走动。气促胸闷的感觉又向他袭来。车站里没有别人,周围的世界死一样寂静。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个寒颤。坟地里的灯火已经消失,或许那是鬼火。

他也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现在他解放了,不是他把自己解放了,而是绝症把他解放了。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做作的、虚假的。他没有了羁绊,无牵无挂,再也没有东西能阻挡他、束缚他。是的,在他眼前善和恶的界线消失了,美和丑的区别混淆了,他不再有责任和义务。他已不属於这个世界,他身上不再有压力,他第一次成了完全自由的人,完全由自由意志支配自己的行动。他已是个无所畏惧的人。他解脱了,那解脱了的泪水不知不觉地从眼角流下来,那解脱了的心脏跳动得有些痛楚。   

他拭去眼泪,看了一下时间和火车时刻表,下一班火车快到了。突然胸口开始剧痛,出门时他已经吃了止痛片,还是无法阻止疼痛来袭。他疲乏地坐到板凳上,不知过了多久。一列快车急速从身边驶过。他站起身,不知道要去哪里。他该去哪里?他能去哪里?去看脱衣舞?去按摩院?去吸毒?去以前住过的地方转转?或许他哪里都别去了,等火车来时,只要往下轻轻一跳,就一了百了了?钱已经无所谓了。

他似乎又看到坟场里有灯火在飘动,突然他觉得舍不得这么快就离开人世界。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这一切有没有可能弄错了?一个朋友不是被错诊得了甲状腺癌,手术后发觉是良性的?原来医院把他和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搞错了。或者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但他怎么会梦中有梦?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